远方的朋友:亚美尼亚人视角下的十字军东征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东方的亚美尼亚人?



在乌尔班二世鼓吹十字军东征的演讲里,他把参战方设定为西欧人、穆斯林和东方基督徒。在那个年代里,西欧人眼里的东方基督徒几乎等同于拜占庭的希腊人。事实上,另一个重要但被忽视的民族,在东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且留下了自己的文字记载。他们就是东方的亚美尼亚人。


虽然亚美尼亚与法兰克人时有冲突与不信任,但总体上好于与拜占庭的关系。两个民族的语言障碍并非不能跨越,宗教差异也仅仅停留在理论领域。所以,并不影响双方的并肩作战与相互影响。


重要的援助

传统的亚美尼亚骑兵 其作战风格偏向拜占庭希腊式


十字军在来到东方前,仅仅在听主教们传教布道的时候,只知道东方的基督教兄度受到异教徒的攻击。他们自然将东方的教友大致等同于拜占庭帝国治下的希腊人。


在进入小亚细亚后,十字军马上为军营中基督徒语言的丰富而吃惊。相互交织的各种语言中,就有亚美尼亚语。早在十字军围攻尼西亚时,主要领袖之一的鲍德温,就结识了一个亚美尼亚小军阀巴格拉特。此人是控制着齐里奇亚东部大片领地的亚美尼亚王公瓦西里斯的兄弟,曾经被拜占庭人囚禁过。他带着一定数量的亚美尼亚人加入十字军,给西欧人充当向导,联系征途上的亚美尼亚居民。


在亚美尼亚人的帮助下 十字军最终击败了小亚细亚的突厥势力阻击


随着十字军向着齐里奇亚的前进,亚美尼亚人对于十字军的帮助越来越大。当赛尔柱突厥人对十字军坚壁清野时,居住在科尼亚附近的亚美尼亚人就协助十字军找到了足够的水源。


在穿越阻隔小亚细亚半岛与叙利亚之间的陶鲁斯山时,亚美尼亚居民也给十字军充当向导。很多城镇都在希腊人和亚美尼亚基督徒的里应外合下,落入十字军的手里。凯撒利亚附近的一座小镇科马纳被交给了一个名叫奥勒普斯的彼得的普罗旺斯骑士管理,亚美尼亚居民就没有反对。拜占庭公主安娜-科穆宁也多次提到,亚美尼亚人主动给十字军献城,拿着十字架迎接法兰克人的情形。所以一路上,十字军往往也和亚美尼亚人共享战利品。


在围攻安条克的过程中,当地基督徒将城市附近的粮价炒得很高。但是加尔加尔的亚美尼亚王公康斯坦丁和兰普伦的奥辛,都给予十字军慷慨的赞助。最后是十字军领袖博希孟德,联系了守卫双姝塔的亚美尼亚人军械师菲鲁兹,才能里应外合夺下了安条克城。破城之后,原先统治安条克的突厥王公亚西-吉延,在出逃途中被亚美尼亚居民斩杀。

传统的亚美尼亚步兵 风格也是拜占庭希腊式的


贵族的算计

十字军东征前 亚美尼亚人就分成各种势力与穆斯林帝国周旋


虽然只求保命的亚美尼亚平民是喜迎天兵,但是亚美尼亚贵族们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亚美尼亚人的小公国们,彼此斗得乐此不疲,每个小国内都有反对领主的势力。所以,他们乐于联合外敌,来推翻自己不满的君主。在对外关系上,如果一个公国支持土耳其人,那么它的敌对公国就会联合十字军或者拜占庭反对之。这样的政治生态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在更早的时期,他们也是这样在拜占庭帝国与埃及的法蒂玛王朝之间游走。亚美尼亚贵族们依旧把十字军当成拜占庭请来的新一波雇佣军,并认为他们可以加以收买利用,为自己效力。而且不反对他们加入权力的游戏。


欧洲手抄本上的亚美尼亚骑兵


第一次东征中的小插曲,就可以证明这一点。两位领袖,唐克雷德与鲍德温,走不同的路线穿越陶鲁斯山脉,约定在塔尔图斯城下会合。唐克雷德先到一步,在击败了塔尔图斯的突厥驻军之后,与突厥人商议移交城市的事宜。晚到一步的鲍德温在见识了城市的壮美与财富后,在亚美尼亚人认可堂克雷德作为新主人的前提下,仍然以人数优势迫使唐克雷德放弃了他的战果。


在唐克雷德心有不甘地离开后,亚达那的领主邀请他进攻位于塔尔图斯以东的马米斯特拉,并在当地基督徒的协助下取得了那座城市。后来受到刺激的鲍德温又要去讨伐马米斯特拉。于是两座城市的亚美尼亚人共同拆掉了河上的桥梁,来阻止两军的交战。亚美尼亚人自然而然地运用相互牵制的原则,给予两个有矛盾的领袖以同等的利益。这样可以维持新统治者之间的均势,并在最大程度上运用外力来打击异教土耳其人。


亚美尼亚传统史诗上的英雄人物


在发现了亚美尼亚人的内部矛盾之后,法兰克贵族开始反客为主,为自己谋求有利的地位。后来,埃德萨的亚美尼亚统治者托罗斯也向鲍德温求援,请他来支援城市。但这位得到拜占庭帝国认可的统治者,曾经与突厥领袖阿斯兰眉来眼去。鲍德温不想为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服务,于是拒绝了托罗斯的贿赂。后来鲍德温以顺水推舟地利用民众对托罗斯的敌意,以威胁离开的方式,迫使托罗斯承认了他的地位。托罗斯本人最终死于鲍德温默许下发生的暴动。


法兰克人与亚美尼亚人的冲突总是不可避免。但是总体上说,亚美尼亚人没有像希腊人那样警惕和排斥法兰克人。毕竟在民族流散的过程中,亚美尼亚的贵族们也奉行遵从强者,淘汰弱者的原则。


北方的十字军国家很快就与亚美尼亚贵族联姻


军事上的支持

受法兰克人影响 亚美尼亚人也移植了欧式的采邑制度


在十字军王国等势力形成之后,文化上的共通性推动了西欧人与亚美尼亚人的理解。十字军希望在东方站稳脚跟,亚美尼亚人希望获得自由与外族的公平对待。对抗来自穆斯林与拜占庭的压力,让双方有了更接近的奋斗目标,更多的共同利益。


即使是最鼎盛的时代,十字军诸国里的西欧人口也不会超过12-15万。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住在是沿海城市与首都的自由市民。四个十字军小国的世俗骑士,总数不会超过2000人。


为了保卫狭长的圣地海岸,必须定期向欧洲各国求援,得到意大利航海共和国的支援。还不得不使用归化的穆斯林战士“突科波利斯”(Turcopoles)。此外,临时招募良莠不齐的朝圣者入伍,也是一种办法。最后,补充兵力的方式就是利用本地人口组织部队。


在2-3代人的时间里,来自西欧的军事家庭不可避免地会与希腊、亚美尼亚等族的军事贵族通婚。本地贵族也开始受封为骑士。在偏北的安条克公国与埃德萨伯国,亚美尼亚人所占据的比重相当大。比如在安条克公国,除了指挥官和精锐骑士,大部分人其实是亚美尼亚人。


中世纪手抄本上的亚美尼亚骑士


在十字军东来后不久,亚美尼亚贵族们目睹了十字军骑士挟枪冲锋的巨大威力。于是他们自己也开始举行骑士比武大赛,还与十字军的同行过招较量。通过互相学习,加上统治者推行西欧的封建体系,使很多十字军国家与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贵族采用了西欧骑士的装备。他们也学会了骑士的战术,转化为了欧洲式的骑士或重骑兵。以至于后来的蒙古西征军,都喜欢使用亚美尼亚的重装骑士。


在共同生活中,亚美尼亚贵族与法兰克同僚找到了很多共同语言。比如亚美尼亚贵族住在山地要塞里,四周都是树林和农田。他们喜欢狩猎、养鹰、比武等刚健质朴的娱乐活动。在重大宴会上,有小丑、吟游诗人与杂耍艺人助兴,这很容易让西方贵族回忆起故乡的宫廷生活。亚美尼亚古老的武士文化和骑兵传统派生出了一些英雄史诗,毫无疑问这可以与西欧的骑士文化接轨。


眺望地中海的亚美尼亚骑士


在宗教文化方面,双方发现了更多共同点。虽然拜占庭长期强迫亚美尼亚教会与自己合并,但亚美尼亚与西欧有更多相通之处。比如亚美尼亚基督徒发现,法兰克人和他们一样,画十字时是从左到右,而希腊人是从右到左。


在宗教节庆上,因为复活节日期的计算以月相变化为依据,很多其他节日也是由复活节确定的。拜占庭希腊人很少与十字军国家的法兰克人同一天庆祝复活节,但亚美尼亚人的很多节日却与法兰克人重合。亚美尼亚人和法兰克人都用不发酵的面包作为圣饼。那些使用发面饼作为圣饼的希腊教士,经常怒斥亚美尼亚人用不发酵的面包做圣饼是异端。但法兰克人却是这么做的。


12世纪的亚美尼亚教堂遗址


共同奋斗

埃德萨伯国的位置让其容易受到突厥势力攻击


埃德萨伯国是西欧人在东方的一次比较成功的殖民。史书中记载的亚美尼亚人和法兰克君主的关系比较和睦。由于奋斗目标的重合,在埃德萨建国后,鲍德温一世,鲍德温二世任用了许多亚美尼亚王公贵族参政,鼓励法兰克骑士与本地军事贵族通婚。


1122年,埃德萨伯爵约瑟林和他的侄子被突厥人俘获,并被关押在哈普特城堡。鲍德温二世带着少数人马北上救援,结果也被突厥人俘虏,并被送到了同一地点关押。15个亚美尼亚人自发组织了一次营救。他们联系埃德萨公国的大臣,打扮成僧侣的样子混进城堡,在突袭中杀死突厥看守,救出了约瑟林伯爵。德温带着亚美尼亚人守卫城堡等待援兵,这样伯爵才有机会返回耶路撒冷求救。类似的事情在那些年,不止发生过一次。


守卫城市的亚美尼亚骑士


尽管如此,但是早产的伯国有着很多弱点。这个靠君主个人才干,和当地人矛盾建立起来的国家位置过于偏东,是十字军诸国在东北方的一片突出的飞地。埃德萨城本身位于陶鲁斯山脉的山脚与幼发拉底河边。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还是商队的必经之地。但这片肥沃富庶的土地却缺乏地理屏障,再加上地广人稀,许多土地缺乏足够的军力保护。1128年赞吉王朝建立后,突厥人越来越频繁地入侵孤立的埃德萨。


1144年冬天,约瑟林二世与阿勒颇的阿尔图格王朝联盟对抗赞吉。他带着麾下的精锐士兵去支援阿尔图格王朝的统治者卡拉-阿斯兰对付赞吉。赞吉趁着主城空虚,急行军后包围了埃德萨。他让土库曼骑兵封锁周边的地区,阻断试图给城堡送食物与物资的亚美尼亚人。来自穆斯林城市的部队则开始架设攻城武器,进行土木作业。


突厥人的古拉姆重骑兵


此时埃德萨城内部十分虚弱。约瑟林二世伯爵不像前任那样住在首都埃德萨,而是把位于伯国西部的图佩塞作为长期驻地。所以他很少为首都操心,疏于城防。赞吉围城时,空虚的埃德萨主要由少数雇佣军,还有亚美尼亚本地的民兵保卫。相比西面山区里的凶悍同族,长期接受穆斯林统治下的埃德萨居民并不擅长使用武器作战。


穆斯林军队的弩炮与投石器,则每天不停地轰击城墙。大军进攻时的鼓噪呐喊,为工兵的土木作业做掩护。来自呼罗珊和阿勒颇的工兵在很多个适合作业的地点挖了地道,将地道推进到了堡垒的地基部分。12月23日,临近圣诞节让守城者疏于防备。穆斯林趁机杀入城中,双方都有很多人战死在废墟上。剩下的一些人逃进了埃德萨中心的曼尼亚斯城堡抵抗。但是逃难者人数太多,在拥挤进门的过程中,2000多人堵在城堡门口窒息而死。进入城堡顽抗的人最终因为水源不足而投降。


接下来几天里,埃德萨德居民在耶稣的受难日,度过了一个血腥的圣诞节。


守卫要塞的亚美尼亚步兵


最后的挣扎

在萨拉丁之前 臧吉王朝是十字军最大的对手


1146年,赞吉被手下的一个法兰克奴隶刺杀。他的死亡导致了一系列混乱,约瑟林从混乱中看到了机会。在埃德萨沦陷两年后,约瑟林二世集结军队,在城中亚美尼亚人的接应下,趁着夜色发动奇袭,夺回了城市。


但这个胜利只维持了短短五天。由于历经了多次攻城战的破坏,昔日坚固的埃德萨城堡已经千疮百孔,有很多漏洞。先前赞吉攻城时,不止挖了一处地道,这给后面的两次突袭破城提供了便利。


新即位的努尔丁听说了埃德萨失守的消息,带着自己的军队赶来围攻。他还得到了土库曼骑兵的补充,一共集结起了10000人的兵力。他们日夜兼程,全速前进,以至于有的马匹因为疲惫累倒,被遗弃在路边。


曾是萨拉丁主公的圣王努尔丁


就这样,穆斯林在约瑟林夺取了埃德萨后,第二次夺取了城市。很多埃德萨的亚美尼亚人和基督徒被杀死,剩下的人退到了被称为“水塔”的要塞里顽抗。那里由约瑟林和最勇敢的二十多个骑士把守。穆斯林从各个方面包围了他们,然后开始用工程手段动摇堡垒的地基。堡垒坍塌后,约瑟林二世侥幸地逃出生天,仍然是伯国西部的主人。


埃德萨的亚美尼亚人终究没有摆脱突厥势力的再征服


后来埃德萨的流亡贵族们努力试图恢复国土,但都未获成功。而埃德萨德沦陷,终于引发了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与此同时,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也在日益壮大,成为了十字军国家的重要盟友。亚美尼亚人的贡献也在若干年后,得到了西方的认可。1584年,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还承认,在所有的民族中,亚美尼亚人对十字军的帮助最大。


推荐阅读

镇定思痛:东方视角下的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